给世界各地朋友的信

阅读"给世界各地朋友的信"总是让我感到兴味盎然、充满钦佩之情,同时让我回想起,我自己也曾见证一些赤贫的人们,他们出于勇气和美德,以及团结互助的诸多行动。 - 来自布吉纳法索的论坛成员    - 给世界各地朋友的信,每年出刊三次,有法文、英文、西班牙文、葡萄牙文四种语言版本,另外也有一部分翻译成阿拉伯文。 刊登在这份通讯上的文章有两个重点: 首先是有关致力于消灭赤贫的个人或团体,他们面临的特定情况,以及他们所投注的一切努力和勇气; 另外也阐述各种行动,即便很小,都要赋予肯定和鼓励,并且让这些实践更加广为人知。 Lire la suite

赤贫牺牲者纪念碑

巴黎自由人权广场 1987年10月17日﹐ 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权及公民权之护卫者 聚集在这个广场上﹐ 他们向饥饿、无知及暴力的牺牲者表示敬意。 他们一致声明赤贫并非宿命, 他们强烈地表达 他们与全球为摧毁赤贫而奋斗的人 团结一致。 「那里有人被迫生活在赤贫中, 那里的人权就被忽视、剥夺, 团结起来为使人权受到尊重, 是我们的神圣义务。」 这块石碑于1987年10月17日由若瑟‧赫忍斯基神父(le Père Joseph Wrensinski)刻印在巴黎自由人权广场。当时有十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权护卫者聚集在这个广场上,他们来自各个阶层,分属不同的信仰。若瑟‧赫忍 斯基神父(1917-1988)出身极端贫穷,他也是国际第四世界(ATD Quart Monde)... Lire la suite

原因很简单,她爱他们

雷泰妮女士是泰国西沙卡(Sisaket)社区户联网的主席。1996年,在没有任何资金援助的情况下,她 在西沙卡开始进行社区营造计画。三年后,这项计画终于得到社区组织发展研中心(CODI)的认可。在该研究中心的支持下,蕾泰妮女士得以在好几个贫困社区 组织互助团体。 钱只是社区营造计画的一个元素。一方面,我们都很高兴得到资助的款项,因为我们可以藉此努力改善社区的生 活。另一方面,这也使得社区领袖、地方和国家当局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且难以处理。如果你知道,穷苦的同胞在日常生活中,处处被利用和剥削,金钱的介入就更 具挑战性。贫苦的同胞无力,无声,所以不被看在眼里,他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之外。 整体来说,能够成功地让特困同胞平等参与的计画并 不多。如果一个计画的首要目标是追求“成功... Lire la suite

消除贫困的各种计画不符合人民的需求

阮芳女士在越南南部的一个省分担任社工,负责执行一个项目。阮芳和她的团队跟一群曾经在垃圾场谋生的村民一起做事。这座公共垃圾场 决定要关闭时,项目工作人员要处理许多事情,包括儿童的就学问题、家庭的搬迁及安置、性虐待和贩运人口的预防,以及社区活动的安排和创造转换生计的就业机 会等等。 在资助者的期望或某些捐助人的条件压力下,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执行计画的方式常常是由上而下的。在这项专 案计画中,我们试着由下而上,将行动垫基于我们对每个家庭的认识。地方当局以及和我们合作的机构,就以我们的项目做为蓝本,应用在其它场景。但是,他们往 往只关注一些较吸引人的表象。 例如,他们称赞以前住在垃圾场的家庭,现在迁进好房子了。他们也称赞我们为孩子们建造的慈善学校,因 为这些孩子们不能到公立学校注册,理由是:... Lire la suite

以《独木舟的节奏》相遇

克里斯多神父是『第四世界运动』多年来的老朋友。2005年,他去到亚马逊流域,在玛瑙斯地区(Manaus region)整合当地的移动团队。很不幸,他去年过世了。但是其它人继续他的志业。路易莎便是其中的一位,她是《世界赤贫持久论坛》的成员,以下是她分享的见证: 「什 么是移动团队?它是在整个亚马逊地区机动游走的一个团队,成员包括:神职人员和教友,男女都有。我们分享亚马逊河岸居民的生活:农村的原住民劳工和处于社会边缘的城市居民。十二年来,我们编织了新的关系网络,并增加了新的地方项目。我们在马瑙斯地区的三个中心工作:第一个在巴廷加(Tabatinga)、第二个中心位于哥伦比亚、秘鲁和巴西的边界;另一个在罗雷麻(Roraima),位于委内瑞拉、圭亚那和巴西的边境。 团队的工作方法建基于"... Lire la suite